恋书小说

第020章 扒灰(1/3)

  妈的,这个时候谁打电话来,简直太妈的是想谋杀。唐骏心里一阵暗骂,把木箱推回床底,走到办公桌前拿起电话,语气中尽是不满的道:“喂,你好,请问找谁?”

  “请问这是段雄家吗?”打电话过来的应该是一个三十来岁的人,听口音像是农民工。

  唐骏被吓了一下,心里正生气,也不管青红皂白,大声骂一句:“你打错电话了,这是曹湖村村委办公室。”说着,“砰”的一声把电话给挂了。

  原来是打错电话,害得老子一阵心慌。当心态平静了一下,唐骏突然想起父亲说的,经常有村民打电话回来找亲人,这段雄不就是村里的段jī毛的儿子吗?

  这段jī毛原名叫段伟,他算得上是曹湖唯一的小康家庭,因为当年承包土地的时候,他抽签到的地最好,那是村里唯一可以耕种的农田。虽然只有两亩地,但足以养活一家人。段伟利用这二亩好地种田,可以说不愁没米吃。平常还养了不少的jī,拿到镇上买,总能赚上一点。但是他太过吝啬,为人处世一毛不拔,有一次他宰jī吃,拔jī毛的时候,他女儿想一把jī毛做成毽子,不料被段伟毒打一顿,说女儿败家,还说这jī毛可以卖钱,怎么能拿去玩?从此在村里,他就落得了“段jī毛”这个外号,就是吝啬到连一根jī毛都舍不得给小孩拿去玩的意思。

  这段jī毛家里条件在村里算是可以了,虽然他老婆早年死了,但是留下一女一子,早几年他嫁闺女的时候,听说要了对方亲家五千块做聘礼,这在曹湖村来说,简直就是天价卖女儿了。

  唐骏对他印象最深刻倒不是这些,而是自己读书缺钱,父亲去问段jī毛借钱,不但借不到,还被嘲讽了一番,当时候段jī毛说:“你作为村长连吃饭的钱都没有,还想供儿子读大学,我看是书毒把你两父子的脑袋都毒傻了。我段伟书不曾读,但是钱比你赚得多。你告诉我,读书有什么用?”

  这个记忆被唐骏长久的刻在脑海,如果说在曹湖村他还恨过谁,这个段jī毛绝对是唯一的一个。

  “叮铃铃~~”这时候,电话又响了起来。

  唐骏拿起电话,问道:“你好,曹湖村委会,你找谁?”

  “你好,我……我找段伟。”还是刚才那个电话。

  唐骏道:“段伟?!他住的地方距离我们这里比较远,而且现在已经是晚上,我没有办法帮你叫他来接听电话。不如这样吧,你有什么事情,我帮你转达吧。”

  “哦~~这样啊。”那人犹豫了一下,道:“那就麻烦你通知一下段伟,他儿子段雄出事了。”

  “什么?段雄出事了?”唐骏一惊,心想自己回来第一天就遇上这些事情,也不知道是自己倒霉还是段jī毛倒霉。“你慢慢说来,到底是怎么一回事?”

  那人道:“段伟今天在工地做工,被楼顶坠下的一块铁板砸到,现在正在医院抢救,希望你能通知他家人马上过来。”

  唐骏一听,想不到事情会这样棘手,当即问道:“你们在哪里?”

  “在市第六医院。”那个说道。

  唐骏急了,道:“那个城市?”

  “深圳。”

  晕。唐骏第一个反应就是,这深圳距离曹湖少说也三千公里,这怎么可能赶得过去,最快的速度,只怕也要两天才能赶到。

  唐骏道:“麻烦你留下一个联系电话,我们马上通知段雄家人过去跟你们联系,因为路途比较远,可能要两天才能到达。”

  “好的,你记一下我们工头的手机,希望你能马上通知段雄家人过来,我看段雄是撑不了多久了……”那人说着,把电话号码报了上来。

  唐骏挂了电话,二话不说,马上去找自己父亲。

  唐家晟还在房间审批学生作业,见唐骏进来,道:“这么晚了你还部睡?”

  唐骏道:“爸,出事了。段雄出事了。”

  “什么!?”唐家晟一惊,道:“出什么事了?”

  唐骏把刚才接听到的电话内容告诉唐家晟,唐家晟听罢,长叹的道:“这段雄是段家唯一的独苗,段家生活条件不差,可是段伟这个人贪得无厌,硬是bī自己儿子出去打工。可怜了那段家媳妇,才做新娘不到一个月就做了寡妇……”

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