恋书小说

26-29(1/2)

  26行动(1)

  “轩辕炼特地出g找他?”轩辕闵折皱了手中的纸。

  “是啊。”他一代‘圣人’竟然还被那个小子放了鸽子,至今想起心里还是很不爽。

  “你很不愉快?”以此对比,轩辕闵心情明显愉快多了。

  记得他第一次见到他时,他就一副傻傻呆呆地样子,满副痴迷的脸儿,说有多傻气就有多傻气!他却还自我感觉良好的奸笑著……

  那时的他──可爱极了!

  他甚至还问他是不是京城人氏?他当时懵了,心想这次轩辕炼什麽派了个蠢才来对付他?

  还是他装出这副样子来?──不过只要是正常人都不会这麽装的,因为这太假了,没人会去尝试的。(世人谁不知轩辕乃国姓?皇家之人必住在皇城,这是规矩也是常理,他怎会不知道?)

  是真傻还是假呆?於是他谋虑深锁地说道,“恩(是京城人氏),请问小公子是哪里人氏?”

  但是他什麽也不会想到他接下来会说的话,“呵呵,我也是京城人氏。没想到原来我跟大哥是如此的近,却才在今日才见面。”这样的话再配上他那副相见恨晚的表情说有多诱人就有多诱人……

  後面他也不知道该什麽去探究了,只能以“小公子还真是个风趣的人。”结了尾。

  那一天也是平身第一次有人约他,踏春?好新鲜的词。

  他那天也没有拒绝他……

  若是以往早就杀掉算了……

  是那股傻气和眼中不带情色的纯粹痴迷让他不想那时就动手麽?

  後来……他听属下回报说在他走後,那人还连忙跑回去卖了那个他喝过的茶杯……

  而那g偷偷放进他杯子里的头发原来是用来做记号的?他被这消息弄得有些哭笑不得了──平身第一次的哭笑不得……

  从始後,他也知道了哭笑不得的滋味……

  第二天,他坐在看得见全条街的密楼里,静静地观察著他。

  见他四处的张望,明明失望了却总是打起希望的神色让他有些怜惜了。哆哆,好可怜的小家夥啊……

  一个时辰过後他还在那里……

  算了,反正今日也没有事情可忙的,就陪他玩玩吧。

  他突然改变了主意向他的方向走去,见那人的目光收索到他时,他故意放慢了脚步。

  却不见他生气,只见他更加痴迷了的眼神。

  於是我故意说道,“小公子,对不住,来晚了。”

  本想他真实的回答应该是‘没事的,没等多久。’之类的话。

  却从不想他给我的答案会是那麽的巧妙。只见他开朗地说,“没事啊,我也才刚来不久。”话虽然是这麽说了,却摆了个‘我说谎了,我已经等了很久很久’的表情……

  呵,这不是明白得指控我迟到很久了?突然有些明了为什麽轩辕炼他们会派他来了──好个聪明不外露的小家夥……

  等他意识到他手中的纸被捏皱了时,忙摊开手掌,轻轻地把纸抚平。入眼的诗是:

  东风夜放花千树,

  更吹落,星如雨。

  宝马雕车香满路。

  凤箫声动,玉壶光转,

  一夜鱼龙舞。

  蛾儿雪柳黄金缕,

  笑语盈盈暗香去。

  众里寻他千百度,

  蓦然回首,那人却在,

  灯火阑珊处。

  ……

  27行动(2)

  飘香院内,呢哝语。话夜悠长欢趣多……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