恋书小说

第10部分阅读(1/2)

  ↘↘欢迎光↖临『新第3』↙

  又去办风流事,搞哪个女人,也无法管他。两对大眼睛圆睁睁的,目送他往床头爬去。

  床上这些个女子的躺身位置,已多变动。爬了不远,韦小宝左看右看,依稀见着床头左方躺了一个长发却男装的人影,像似阿珂。爬近详视,果然是她。韦小宝凑上鼻嘴闻闻她脸颊,冷冷道:“你妈妈的!每回落在老子手中总是醉醺醺的。”摸着她一高一低轻轻呼吸的胸部,一把便要扯下那身男装,心中一动,恨恨道:“慢着!且先让老子检查检查,这段日子来,是否被姓郑的小王八蛋给了老子绿帽戴!”

  当下掀起阿珂上衣下摆,解了她裤子。床头虽近门也甚暗,朦胧微光下,阿珂小bi看来也就是雪白一片而已。韦小宝睁大眼睛,伸指朝她高高突起的荫部摸去,只觉得两片嫩唇紧紧闭着。脑里不觉想起在柳州城内,头次见她荫部,摸她妙处,这两片嫩唇就是这般紧紧闭着。

  想了一下,“哼!哼!”冷笑道:“初步检查,好像没给老子绿帽戴,再继续检查!”掰开阿珂荫唇,将食指置于小肉洞,在洞口捺着。又想在柳州城内,头次狎玩她如玉雕的荫部,当时那粉嫩的小肉洞,便是这般的,小得令人惊讶。

  心中忖道:“当真没被弄过…这可奇怪了!”胯下的rou棒却不知不觉铁硬起来。

  摸了阿珂的嫩唇小洞,九成把握确定没被郑克塽弄过,韦小宝暗暗笑骂道:“你奶奶的,原来姓郑的小王八蛋只是外表好看,根本不能干事!”

  摸到阿珂的小嘴巴,“啧!”的亲了一下,捏开那小嘴巴,撸着巨棒往里面塞去。低声滛滛笑道:“好久没吃你老公这只扬州巨棒了,想念不想念啊!小贱bi!”阿珂昏迷不醒,嘴巴也是呆着,棒子捅了几下,除遭阿珂贝齿刮痛,那口内喉腔插来也是索然无味。

  又插数下,着实无趣味,抽出棒子,拍拍阿珂脸颊,笑骂道:“死贱bi!”

  摸到底下,将阿珂两条粉妆玉琢似的长腿架上肩头,两指掰开嫩唇,吐口大沫搓着棒头,抵住小肉洞。低声骂道:“你不听老子的话,还和那姓郑的小王八蛋联手要谋杀亲夫,老子先干死你再说!”骂完,屁股一挺。“唧!”声轻响,那硕大光圆的巨头,硬生生挤进阿珂口径甚小的宝洞里。黑暗当中却隐约听得阿珂传来低低痛苦嗯哼声,身子也微微动了一下。

  韦小宝肩头顶着她两腿,棒头紧紧被挟在裂缝里,低声骂道:“该死!怎么醒过来了?”两人静了半响,阿珂动也不敢动,直颤声问道:“小宝~小宝~是不是你?”

  她和郑克塽最先喝那迷蝽药酒,酒量却浅,也喝得较少,因而药效也最早退去。棒头硬塞进小小肉洞,立即痛醒过来。

  经过那次在柳州城内的李自成勾结郑克塽欲出卖阿珂一事之后,郑克塽平时和她相处,最多也仅敢摸摸亲亲。阿珂年纪尚幼,读书不多胸无城府,但在这美人计的布施功夫,却是浑然天生巧才,尽得其母陈圆圆之真传。摆布得郑克塽这个纨绔子弟,绣花枕头,昏头转向,成天价日只知道和她厮混,正事都不管了。

  在黑暗中,迷迷糊糊醒来,却发觉两腿被人高高架着,小便处插了一个硬梆梆的东西,只吓得魂飞魄散。那药酒酒力刚退,浑身酸软,双腿两手也是无力扯动。

  定了一下心,两眼流泪,悲悲凄凄思道:“郑克塽小…小王八蛋谅必没这色胆,若是…若是…”脑里想到这是妓院,若是被个寻常的寻芳客给插在小便处,那可不知如何是好,但听那骂话,声音虽低,却甚熟悉,就是她的师弟韦小宝,绝对错不了,当下忍着疼痛颤声问起。

  韦小宝压着双腿,阴荫道:“就是老子了!怎么样!”心想,“老子一叫,后面便有两个老婆来救驾,还怕你个鸟!”

  阿珂娇声呖呖,呜咽道:“你这狠心的东西,专趁人家昏迷时刻,拿那大…
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