恋书小说

29.城五主的前尘5(准H)(1/2)

  “大哥,你找我来有什麽事情吗?”黎一付风流倜傥的样子站在帝的面前道。“你又去找过非家的那个调教师?”帝看著吊儿郎当的黎不禁皱了眉道。“是啊,怎麽有什麽事情吗?”黎不解帝到底是什麽意思。

  “我希望你不要和她说太多的话,毕竟她的身份是比较敏感的。”帝道。“哥,这就是你到现在还压抑著自己没有动她的原因吗?”黎似乎明白自己的哥哥为什麽美色当前,却没有伸出狼爪。“你不觉得很是奇怪吗?之前那麽硬气的非国新国主,居然会突然改变主意,而且当我们去查她的人的相貌的时候,居然是後无人,在皇里连个侍卫都没有见过自家的皇帝,你说奇怪不奇怪,我怀疑她会不会混在贡女里了,所以这个调教师是最好的突破口,现在我还怀疑这个调教师就是它们国家的皇帝非滦。”帝道。

  “哥,你会不会想太多了啊?毕竟她是一国之主,做什麽事情前要先考虑好退路,难道她就没有想好,万一她被我们抓住的话,该怎麽办?毕竟我们这里是城,而且如果她是非帝的话,也会知道前一个非帝的结局是什麽样的。”黎道。

  “这也是让我怀疑的地方,她们的王爷已经从边关回来了,要知道在非国与皇帝同胞的姐妹是不可留在京城的,而要留在京城有两种情况才会发生,一种是国家遭遇外敌侵害,一种是遵了皇帝的意旨准备接任。我们城并没有去攻打她们非国,她们王爷回京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皇帝已经打算好自己的退路了,也就是说,潜伏到了我们城,如果万一被发现抓起来的话,就让自己的妹妹继承皇为,所以才会叫回她的妹妹。”帝分析道。

  “哥听你这麽说的话,那麽这些送过来的贡女的话不是很危险?”黎听见帝说後,顿时感觉自己背上的冷汗都冒出来了。“也不尽然,其实我的打算是,由於我们城和非国一直处於矛盾中,说不好,又相互联系,说友好,但是又有相互暗杀各过主子的例子,我想,是否能找出非国的新帝,商谈一下,是不是把两个国家能和平共组起来。”帝道。

  “大哥,你这种想法会不会太天真了点啊?一直以来我们和非国的相处方式就是这样啊,你说改变就能改变了吗?”歇荫黎觉得帝提出的构想很是搞笑,毕竟几百年下来了,说要去改,哪那麽容易去改,就算是抓住非国的皇帝那又怎麽样啊,难道自己以後就不用女人了吗?想到女人,黎的下体就一阵火热,嗯,那个调教师的身体真是让自己感到满足啊,尤其自己在她体内抽的时候,抽出来很顺滑,但是进去却又象个处子那样难进,搞的自己每次进去的时候都快要被逼的就这麽出来,还好自己的控制能力很好,要不然还真是丑大了啊,被其他兄弟知道还不笑死自己。想到这里,黎决定等帝走後再转到那小东西的房间里去好好享受一番。

  半个时辰後,帝交代完黎後就匆忙的赶去字的府邸处理一些事情了,而一得空的就转身跑去了非滦的卧室。没想到却看到一副让人喷血的香豔景色,非滦经过安上好药以後安稳的在床上睡觉,而上身的亵衣已经在她转身的时候落开,里面粉色的肚兜却包不住非滦那虽然不是很大,但是还是很丰满的房,甚至於那右边的头也因为不甘寂寞而逃出肚兜来透气了,粉粉的,经过冰冷空气的洗礼却站立摇曳的鼓惑著站在床边的黎。

  下身因为上药却没有再次穿上裤子,被子只是横过非滦的腰即,而那双美腿暴露在了黎的眼睛里,那双腿间粉粉的颜色刺激的黎直吞口水,下身的欲望被挑逗到了最高点,在裤裆内不安分的跳动著,痉挛著,黎渴求的连呼吸都变的有点异常,但是还是悄无声夕的缓缓将自己身上的衣服一件一件的脱了下来,然後慢慢的爬到非滦的床上,轻轻的揭开半盖在非滦身上的被子,小心的将熟睡中非滦的双腿分开。

  黎将非滦的双腿分开後,目光却毫无偏差的落在了她双腿间的花上,由於经过隋的摧残与蹂躏,非滦的花洞口至今还是半开的无法闭合,那粉的颜色,上过药後水润的色泽,不断蠕动的通道,无一不在勾引著黎的冲动,而睡梦中的非滦却还没有醒来的直觉……

  40.城五主的前尘6(小h)

  非滦在睡梦中觉得自己的房有点微微的刺痛,而且感觉有一个什麽湿润的东西在自己的身体上来回的移动,让自己的身体突然变的没有半点力气。由於之前隋的摧残,导致自己浑身是伤,在安的调理下,身体才渐渐的恢复了健康,而现在自己似乎又感觉到有人对自己的身体进行了侵略。

  於是非滦努力睁开眼睛,想要看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