恋书小说

第 8 章(2/2)

证,今天只好好疼你。”

  女佣觉得每到这时候靳先生的声音就变了,非常低也非常柔。虽说他本来就是低音炮,但跟正儿八经时的音sè还是有差别,总觉得十分亲狎。该怎么形容,或许那种感觉就叫宠溺?

  靳北然不可能直接摁到她下体上,她不是性奴,而是心尖,舍不得遭罪的。

  他先放进自己嘴里含一含,用口腔的热度一温,再往那个脆弱的部位冰敷。

  她一见他这样就直打哆嗦,他大手扣住她后脑勺,qiáng硬地一摁,迫使她接吻。

  chún舌交缠间,细冰块在俩人嘴里渡来渡去,发出那种缠绵的水声。

  他狂热地撩拨她的小舌头,不停搅弄着她湿湿软软的口腔。

  “嗯……嗯……”她睫毛颤动不已,湿湿的津液从嘴角滑下。

  靳北然比大多数男人都爱干净,烟瘾也不是那么大,他口腔里的味道其实很好闻,清清爽爽。至少,她说不上有多排斥。

  他托着她的pì股往前一挪,让她愈发贴紧自己。

  鼻尖嗅到一股妩媚又清淡的体香,从她温热的娇躯诱人地散发出来,炽热的chún舌就松开她的嘴,转而往下,贪婪地吮吻她光滑的脖颈、锁骨、xiōng口。

  他索取的太激烈,不经意有块冰从嘴里掉出来,滑进她白皙的ru沟里。

  冰凉又滑腻的触感,像蛇信子在那里一舔而过,她“啊”的叫出来浑身一阵战栗。光是擦过ru房感觉就如此qiáng烈,待会儿还要弄那里……

  她被动地迎合他的吻,pì股不住地挪动,在他大腿上碾啊碾,感觉到他肌rou越来越硬。

  饱满肥厚的花chún,隔着西装裤紧紧贴着他结实的大腿,离他胯下的热源好近。

  他感觉到她那里在翕张,像绽开的花瓣一样,一丝一缕地泌出温热的yín水。

  她身体这么敏感全是他tiáo教的,完完全全只属于他。

  想立刻chā进去,深深地,把她的嫩腔填满,一直抵到花芯。

  小内裤被他伸手一拽,顺着她光滑的腿一落,勾在她脚踝处。

  他吐出温过的冰块,手往下一放,摁到了她下体上。

  “——呀!”那瞬间刺激太大,她猛地一抖,差点从他身上摔下来,还好他的手一直圈着她的腰。

  他按着那枚细冰,贴着湿软的花chún缓缓滑动,从最上面到最下面,不紧不慢地勾勒那充满